上海初创型科技企业养成记:银行探索金融支持成效初显

2017-09-26 02:53

  编者按:中国经济发展正在经历一场新旧动能的转换期,中小微企业在创造就业、贡献税收、迎合双创方面的驱动作用愈发加大。对此,为这些企业们提供金融支持与服务的机构感触颇深。

  近段时间以来,银行业信贷服务实体经济的力量逐步加强。数据显示,8月末,各项贷款同比增长13.4%,高于同期资产增速2.5个百分点。前8个月新增贷款10.3万亿元,占新增资产的比例较去年同期大幅提高37.8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制造业贷款增速由负转正的良好态势继续保持。8月末,贷款同比增长1.6%,增速较去年同期上升2.3个百分点。支持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长16%;保障性安居工程贷款、涉农贷款和基础设施行业贷款同比分别增长25.9%、10.2%和16.3%。

  那么,商业银行是如何在破解小微企业贷款难题的同时兼顾商业可持续性的?这一答案的背后,或许也蕴藏着当前银行业正被激活新动能之所在。

  新华网9月26日电(记者 闫雨昕)上海被誉为中国的科创之城,这里孵化着诸多初创科技创新型企业,充满勃勃生机。

  在这众多“苗圃”之中,不乏许多有潜质成长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引擎企业。然而,初创时期,贷款收益与所承担风险的错配令银行不愿轻易向他们伸出橄榄枝。如何突破传统信贷模式藩篱,帮助他们进化为行业“独角兽”,成为上海辖内的商业银行思考的重点。

  上海银监局党委副、副局长蔡莹告诉新华网财经记者,初创型科技企业普遍没有可供抵押的资产,但如果企业有专利、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银行可经过一定的程序对其进行评估,符合条件后可做信用类贷款,也可以和内外部的专业投资机构合作,实现投贷联动,从而降低信用风险。

  商业银行“投贷联动”的模式结合了“股权”和“债权”的融资方式,并将其应用到扶持科技创新型小微企业的贷款中,特别是处于初创阶段企业的贷款中,让他们获得相对低成本的资金。

  2016年4月,银监会、科技部、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创新力度开展科技企业投贷联动试点的指导意见》,仅沪上便有上海银行、上海华瑞银行和浦发硅谷银行等三家银行纳入了试点范围。

  由于《商业银行法》,商业银行在境内不得从事信托投资和证券经营业务。那么,除了传统银行信贷,商业银行是如何支持科创企业发展的?

  据了解,目前国内投贷联动的模式主要可分为:外部投贷联动,即银行可以选择同VC/PE合作,而银行则“以贷为主,以认股期权为辅”,或内部投贷联动,即商业银行通过和集团内具有投资功能的子公司进行合作。

  目前,投贷联动试点已开展一年有余,这一模式在探索期便已呈现出一定效果。记者从上海银监局获悉,截至6月末,上海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外部投贷联动为主的投贷联动贷款余额为46.5亿元,较2016年末增长78%。

  更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6年末,上海银监局抽样的82家开展选择权投贷联动业务的企业,各项经营指标与财务指标均有较大幅度的改进。

  作为中国银行业版图里的一家中型银行,上海银行正试图细分客群,满足小微企业多层次金融需求。“我们不仅仅是贷款给小企业,还要结合便捷的服务,体系性地推动金融服务需求。”上海银行副行长介绍。

  “近年,我行联合子公司上银国际(深圳)有限公司推出了‘债权融资+股权融资’的投贷联动综合金融服务,为企业提供多元化的融资支持。”

  向记者讲述了上海银行与铂略企业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投贷联动”的故事。

  铂略成立于2013年,主营业务是财税O2O实务培训和咨询服务,也是一家典型的初创期科技小微企业。成立之初,由于缺乏启动资金,公司业务开展一度十分缓慢,在寻求融资支持之际屡屡碰壁。

  “2014年,我们首先向企业提供了30万元的创业贷款,并于次年提供了150万元股权抵押贷款,并匹配了全国首创的‘远期共赢利息’产品,即若公司在未来一定时期内引进新一股权投资,则需向我行额外支付一笔‘远期利息’。”

  上海银行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总经理朱会冲告诉记者,为了降低风险,投贷联动的客户一定是银行已经贷款过的客户。而作为信贷风险的抵补,银行同合作的创投机构能够获得很小比例的认股期权。

  铂略咨询副总裁王珲告诉记者,2015年公司引入了风险投资,彼时在市场上的估值也已超过1.5亿元,计划于明年申报创业板上市。她对上海银行的创新和执行力非常有感触。“当时上海银行能给我们这样一个初创企业拥有这样的贷款额度,对我们心理和实际支持都非常有力。”

  上海银行半年报显示,不良率为1.16%。“上海过剩产能较少且转型较快,比部地区银行的不良率低,用发债的形式置换”,告诉记者,预计未来该行的不良还将保持比较低的态势。

  据了解,下一步,上海银行将从仅满足中小企业发展过程某阶段的简单结算和单一信贷需求,转变为满足其全生命周期、全方位金融服务需求。“针对成长期科技企业,上海银行打造了‘股、贷、债’一体化解决方案,拓宽企业融资渠道,通过加强与券商等公司合作,支持企业完成挂牌、定增、并购、市值管理、转板上市等。”朱会冲说。

  上海本地的另一家投贷联动试点行,上海华瑞银行的愿景则是做一家专业的科创金融银行。不是做‘撒胡椒面’式的金融服务,我们更重要的是做科创企业的‘价值发现’和‘价值培育’。”华瑞银行副行长兼首席风险官解强告诉记者。

  他透露,经过一年多试点时间,华瑞银行与超过40家投资机构战略合作,实际项目数超过400个,已授信总额近80亿元,已授信客户70个,单户尽调平均45天。

  上海鹍远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为病人提供早期、精准诊疗信息的高科技生物医疗检测公司。在获得人民币的A轮投资之后,由于产品的量产推出、新技术的研发临床测试等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传统信贷又较难介入,资金的需求更多依赖股权融资。

  B轮融资时,华瑞银行科创金融业务团队开始与其接触,在为期近三个月的行业调研和尽职调查之中,华瑞银行对企业经营的综合能力、核心技术价值、现金流创造力、后续股权融资能力等方面进行了综合分析,对该项目进行专业化评审,最终为鹍远提供了人民币6000万元的“无抵押、免”的综合授信方案。这无疑加快了其推进肿瘤诊断及个性化质量相关新品的上市。

  “被动投资、主动管理,更多回归信贷本质。”对鹍远的投贷联动解决方案并非孤例。

  正如解强所说,希望通过建立新型的银企关系,包括信用的基础和互相的服务,与客户之间达到“知己”层面,对信用的和在业务方面深度的合作。

  华瑞银行行长朱韬表示,该行投贷联动商业模式的探索基本完成。谈及未来规划,希望通过3-5年的努力,科创金融达到全行收入占比的10-15%。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投贷联动模式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监管的重心与节奏变化也成为业界共识。

  银监会副王兆星曾表示,目前投贷联动还在试验过程中,暂时不会考虑第二批试点。王兆星认为,还要总结经验,如果能总结出一些成功的、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就在适当的时候考虑扩大试点范围。

  目前,由于知识储备、人才储备、技术手段、市场退出机制仍不尽明朗,商业银行主要仍是和社会上投资类机构合作。“投贷联动要靠后续的融资平衡收益,所以应以审慎的态度逐步推进。”蔡莹坦言。

  从实践来看,我国的科创型企业虽数量众多,进阶过程之中“意外死亡”的不是少数。因此,倾向于“风险厌恶”的商业银行介入科创是一件亟需权衡考量的事情。

  不过好在,无论是大型国有银行,还是如上海银行、华瑞银行这样的中小银行,都在小微金融方面得到了上海市和上海银监局的支持。

  “我们通过投贷联动主要是为了解决风险补偿的问题,除了享受贷款收益之外,还希望通过获得成功企业的部分股权收益来弥补放贷所不能覆盖的风险。”蔡莹说。

  具体而言,则是进一步完善投贷联动的全流程风控体系。这其中包括,如何在贷前进行穿透式的尽职调查,贷中认股期权风险抵补、特种拨备,以及数据化贷后管理,确保资金用途不会偏离,成本把控得当等。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你就60秒!